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攻略

我独仙行第918章再次锤炼节能

2020-09-30 来源:

我独仙行 第918章 再次锤炼

卷七风起海外

第918章再次锤炼

石门悄无声息地伫立在那里,上面的血红之色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,仔细分辨,石门的正中间似乎刻画着一头巨蟒,獠牙就横贯整个石门。

呼延戈依着苍老声音提示,两只小手对着巨蟒的两只眼睛同时点去。

血红石门突然闪烁,而巨蟒的脑袋似乎晃动了一下,“砰”的一声,一团黑雾从巨蟒的口中蓦地喷出,瞬间就把元婴包裹其中。

“啊!你想干什么……”呼延戈尖声叫了起来,手脚在黑雾中拼命挣扎,可巨蟒的嘴巴突然张开,一股莫大的吸力传来,黑雾裹挟着元婴,转眼间就朝巨口中涌去。

石门上血光闪动不已,转眼间就恢复如常,而整个空间似乎也安静下来。

水塘上方的身影一直静静地坐着,翻滚不定的黄雾终于慢慢稀疏起来,等四周空间一片清澈,姚泽也睁开了双眼,低头看了看双手,满意地点点头。

连续吸收了三天,才把这些毒雾全部吸收,现在他对自己的体内真元也说不清到底属于什么,魔气、毒气、灵气,三者随意转化,威力肯定越来越强悍!

水塘上恢复正常,可云石莲的身影却消失不见,姚泽皱眉沉思片刻,左手翻转,那枚青色玉简就出现在手中。

按照这玉简所示,整个黄龙府大都被破解开了,可除了那个满是空瓶的藏丹室,还没有见到黄龙真人闭关所在,看来就在最中间这个黑点内。

他也不再犹豫,身形在空中闪动下,越过水塘,一柱香的时间过后,一个半圆形的石门就出现在眼前。

这石门一片血红,上面刻满了符文,此处应该是黄龙真人的居住地,禁制法阵肯定是少不了的。

他站在门前,轻轻地把右手放在石门之上,似乎想感应一番,不料盏茶功夫后,他收回手掌,眉头却紧皱起来。

这石门竟没有丝毫反应,难道这里没有禁制?

他试探着屈指一弹,一道凌厉的指风就击在石门之上,“噗”的一声轻响,石门上的血红光芒闪动一下,下一刻,一个巨大的蛇头似乎突然活过来一般,猛地从石门中探出,狠狠地朝姚泽咬下。

姚泽自然不会被其咬中,袍袖一挥,一股飓风凭空出现,在身前一阵盘旋,一个丈许大小的风盾伫立在身前,“噗嗤”一声闷响,那巨蟒的獠牙就刺在风盾之上,然后空间一阵波动,风盾竟被巨口直接吞下,接着巨蟒消失不见,石门再次安静下来。

“这禁制倒有些古怪。”姚泽摸了摸鼻子,袍袖一抖,六道金色光芒就没入石门之中,随即左手掐诀,口中发出一阵隐晦的低吟。

谁知甫一催动,六道金光相继从石门中飞出,在身前盘旋起来。

“这是……血祭法阵!”

姚泽大吃一惊,这种情形还是第一次遇到,不过在一些典籍中也有过提及,上古时期的一些奇异禁制,开启必须用修士精血祭奠,他当时看了,也只是觉得好奇,印象较为深刻,却一直没有遇到过。

如果真是需要修士血祭,开启这禁制就有些麻烦陈天桥等人公开表达回归意向声音刚落。3月11日了,难道自己还要去找个修士灭杀掉?

可如果强行破解,此间的反噬威力也是奇大。

姚泽摸了摸鼻子,沉吟半响,突然心中一动,左手翻转,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牌就出现在手中。

这玉牌呈青灰色,正面刻着两个妖文,“勾陈”,背面有几朵黑云,看起来竟像火焰一般,整个玉牌古朴之极,正是当初那位范道友送给自己。

既然是黄龙真人所留,至少有些用途才对,随着灵力涌动,玉牌发出蒙蒙的黑光,他拿着玉牌对着石门微一晃动,血色石门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他心中一怔,刚想加大灵力,异变突生!

石门蓦地发出刺目的红光,那头巨蟒再次出现,巨口一张,从中喷出一团黑雾,瞬间就弥漫了这片空间。

姚泽眉头一皱,对这黑雾自是毫不在意,刚想挥动袍袖,心中一动,又停了下来,任凭黑雾把自己包裹。

接着石门上血光大盛,黑雾一个卷缩,裹带着他就朝前飞去,下一刻就觉得眼前一晃,竟来到另外一个空间。

黑雾弥漫,姚泽刚站定身形,就觉得有些怪异,一般因涉嫌价格欺诈被罚1332.38元。修士如果被这些黑雾缠绕,肯定无法承受,黄龙府竟处处是毒雾!

他对这些没有在乎,神识扫过,才发现这里竟是个不小的房间,足有七八丈方圆,等他看清这里的摆设时,竟一下子怔在那里。

房间里空荡荡的,除了一个丈许宽的水池,整个房间空无一物。

这算什么遗迹?还如此慎重地布下血祭禁制,怎么什么也没有?

片刻后,他有些郁闷地走到这水池前,神识也看不出这水池有多深,望着那漆黑如墨的满池的水,突然心中一动,难道这些水才是宝贝?

屈指轻轻一弹,水池上方一阵荡漾,竟覆盖着法阵!

看来这水池真不简单,当然这个小法阵无法阻挡分毫,左手袍袖轻拂,那个小法阵闪烁片刻,就溃散不见,右手虚空一抓,一个鸽子蛋大小的漆黑水团就漂浮在身前,手指轻轻一点,那水团就在指尖跳动,很快就变得透明起来。

姚泽眉头紧皱,很快就忍不住惊呼起来,“百蛇涎!”

上次得到的那枚“勾陈天书”残卷提及过,收集一百种七级以上的蛇妖精血,混合而出百蛇涎,不仅可以锤炼肉身,还能凝炼真元。

现在的修真界妖物虽然众多,可如果凑集百种不同的七级蛇妖,倒十分不易,“妖兽大全”里也不过介绍数十种,像诸如十首烈焰、八翼黑皇、蓝焰赤练、鬼影蟒、七彩地冥等等,早就销声匿迹,连传说都没有留下。

难道那位黄龙真人竟炼制出来百蛇涎?

姚泽一下子兴奋起来,黄龙真人生活的时代距离现在不知道多少年了,那个时候收集百头七级蛇妖应该不是太困难。

如果把这些百蛇涎吸收了,顺便锤炼下肉身,倒是一个巨大的收获!

他不再犹豫,三两下就脱掉了衣衫,反正这个密闭空间上万年也没有人进来,“扑通”一声,就跳进水池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声惨呼在空间里回荡,虽然他的肉身已经锤炼数次,“造化九转经”也已经修炼到第六层,可百蛇涎似乎无视这些,全身是被数千根细针同时刺进来,而且还是反复的刺,疼痛中带着酥麻,他觉得连灵魂都被刺疼了。

惨呼声不绝于耳,他也没有从水中爬出来,而是竭力端坐其中,毕竟这种疼痛他已经经历了数次,“彼岸万罗诀”也到了“真我”境界,再大的疼痛也可以承受。

一个月后,惨叫声终于低沉一些,又过了几天,任何声音都消失不见,这片空间也沉寂下来。

这番修炼,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,等他悠然醒来时,稍一推演,竟不知不觉在这里待了整整一年,原来自己只和素素说半年左右就可以回去,没想到仅仅在这里修炼竟花了一年的时间。

房间里面的黑雾早消散一空,水池内,原本漆黑如墨,现在也清澈起来,身体表面看不出什么变化,他直接展开内视。

此时体内的真元已经似琥珀一般,流动的速度缓慢之极,可等他稍一催动,宽大的经脉突然如同发生海啸一般,那些真元闪烁着点点光芒,在经脉中暴虐无比。

皮肤下面的血肉也隐约有光芒闪烁,虽然不知道如何强悍,肯定比一般的法宝要厉害一些吧。

他满意地睁开眼睛,看着四周清澈的池水,想起了当初在升龙池那番际遇,这百蛇涎存在了这么多年,说不定里面会生出什么宝物。

当下他直接朝下方扎了下去,水池不过丈余深,神识受阻,可眼睛看的分明,怎么下面似乎躺着一道身形?

他心中一惊,左手挥动,催命索闪电般就缠绕其上,一收一带,那身形就漂浮在身前,竟是一个身高三尺的童子。

这童子身无寸缕,双目紧闭,气息全无,似乎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年。

姚泽暗自称奇,看这池底再没有它物,身形晃动,就站在房间中,挥手间,衣衫就笼罩身上,那个童子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中。

皮肤晶莹如玉,只是这脸有些奇怪,双眉竟分的很开,眼睛虽然紧闭,也可以看出狭长许多,一头暗黄的头发散下,露出的一只耳朵也有些尖细。

不过这身体在水池中浸泡了万余年,那到底有多强悍!

姚泽伸手捏了捏这童子身上的肌肤,心中早乐开了花,如果卖到幽冥谷,那得值多少灵石?

他袍袖一挥,想把这童子收进识海空间,没想到那童子竟纹丝不动!

“咦?”

姚泽心中一惊,面色突然大变,连玄武圣金都可以收进去,只有一种情况无法收进识海空间,那就是抗拒意识!

这童子是活的!

姚泽脸色变幻,存活了上万年以上的老怪物,那到底是什么存在?

很快他就疑惑起来,什么生灵可以活过万年?除了那些树妖,他真不知道什么存在可以躲过这雷霆天威?

童子依旧静静地漂浮着,姚泽脸色变幻不定,突然眼中厉色闪过,“呼延道友,是不是该醒了?”

先声药业
三岁小孩脾虚怎么办
小儿厌食颗粒
友情链接
南昌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