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快讯

神妻降临夫君请接招最后一次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

神妻降临,夫君请接招 082 最后一次

几日后,妖王宫里四处都传着魔牙将军新得了大王赐的人族女子,喜欢到了骨子您还可以将阶梯储蓄法与接力储蓄法结合起来使用。首先将这笔资金平均分为3份里,刚一带回府就接连宠爱了三日三夜,连卧室门都不曾踏出一步。

之后,魔牙还特意去请离火将十五蕊身上的捆骨绳去除掉,说是他已经得到人族女子的芳心,不必再约束她。

离火自是同意,都宠爱了三个日夜,魔牙又是他座下的大将军,人长得也不错,区区一个人族女子,自然是会妥贴的拜服在他身下。

这一传闻让虎贲、贪狼、鬼玉三人将魔牙恨得牙痒痒,一提起这事几人就眼冒火光,奈何离火强行压下了此事,他们也无法,只好对着魔牙府上垂涎,想着那天人族女子销魂的喊声而想入非非。

三日后,炎辰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十五蕊。十五蕊被炎辰折腾得散架,愣是在床上又躺了两日,这才缓缓起身。

“让你白白的躺了两日,真是便宜你了。”炎辰犹觉得不足,他非常惋惜就这么浪费了两日的大好时光,奈何十五蕊的身体实在是吃不消,再这样下去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晕厥了,他只好强压着内心的欲望,规规矩矩的伺候了十五蕊两日。

十五蕊慢吞吞的穿好了衣裳,“我就放了一股水,没想到你就决堤了。”

当时她本来想的是一次就一次呗,以后离开了可以留个念想,总比他们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好,没想到......引狼入室,一发不可收拾,而且这种日子还有点遥遥无期的感觉。

炎辰笑笑,“那你对这股汹涌的洪水可满意?”

十五蕊脸一红,转头看向了一边。

“来,过来。”炎辰扶住十五蕊双肩,将她推到镜子前坐着,“头发乱得跟鸡窝似的。”

这么多日来十五蕊并没有起床,哪里还有时间打理头发?十五蕊看了看镜子中的她,面色红润,眼带春色,气色看起来倒是不错,只是头发此时确实已经乱得不成样了。

“那你出去喊几个侍女来帮我梳。”

“我就是你的佣人,”炎辰手中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梳子,挂上十五蕊的发丝,手却忽然一顿。

“怎么停了?”

炎辰对着镜子指着十五蕊头上那一戳毛茸茸的火红色,“什么臭男人给你的也往头上戴!”

十五蕊一惊,这才发现血夕插在她头上的钗花居然到现在都还贴在她头上!

炎辰将钗花一把取下来丢在桌子上,语气霸道,“以后不许要别人的东西!”

十五蕊捂着嘴咳了两声,心虚的没答话。

炎辰一下一下的梳理着十五蕊的长发,色黑如乌玉,秀丽如锦缎,木梳从她的发梢滑到发尖,反射出莹莹光辉,光滑如此,就如岁月,匆匆流逝在指尖,绝不会停留。

“都过去这么多天了,也不知道桔辛和血夕怎么样了?”

“他们两好得很,不用担心。”炎辰手停了一下,“都跟你说过了不许你想着其他的男人!我才是你的夫君!”

“我......”十五蕊很无奈,她哪里有想其他人!可是偏偏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。

继而炎辰又温柔道:“这个离火有着许多的珍奇宝贝,其中以凝阳珠为首,与聚水珠齐名,可以吸收天下之火灵并藏于其中,收放自如,是不可多得奇宝,你想不想要?”

十五蕊沉思道:“人家的东西怎么好意思拿?凝阳珠既然那么宝贝,离火想必也不肯拿出来吧?”

“他说了不算,我说了算,你只说你想不想要。”

十五蕊踌躇了一下,“他那么厉害,岂是你说拿就能拿的?”

炎辰不以为意,“你认为他很厉害?区区一个妖王我还不放在眼里......再说了,反正我们也要劫他的王妃,到时候必定闹得乌烟瘴气,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,也不怕再多添这一笔。”

“而且他的宝贝也多是抢来的,我们再抢他的,目前该群中维权者超过120人。也不算十恶不赦。”

炎辰又道:“妖王宫的四个将军本是妖王宫四隅的火灵所化,维持妖王宫的稳定,一旦这个平衡被破坏,妖王宫则会坍塌。如今你已经杀了魔牙,我用神力将即将崩塌的妖王宫强行压制住,这才没有被离火发现,一旦我的神力撤出,到时候这所以重复计算是在所难免的。现在56万多亿的GDP些宝贝都埋在这地底稿源:人民了。”

十五蕊一噎,抢人家东西还可以这样解释?不过听炎辰说起来好有道理,她一时竟没有反驳的言语,反而觉得取离火的宝贝是天经地义的事。十五蕊忽又想起了魔牙的尸体还在床帏后,惊呼道:“那个魔牙的尸体还没处理怎么办?会不会被发现?”

“你现在才想起?你刚杀掉他我就处理了。”

原来是这样,十五蕊点点头,转瞬她又担心道:“离火那么多宝贝,你要小心点,不要着了道。”

炎辰继续笑道:“天下万物相生相克,我却克万物,他的宝贝对我来说不起作用。”

十五蕊好笑的撇了炎辰一眼,“看你得瑟的!”

梳好了头,炎辰仔细端详了一番,青丝细腻平滑的散在十五蕊肩上,没有一丝一毫的紊乱,他这才满意的放下木梳,贴在十五蕊耳边轻叹,“我克万物,你却克我......”

十五蕊脸腾地红了起来,一推炎辰的胸膛,娇笑道:“你个混蛋!”

十五蕊本来就体力不济,身体也就是这才恢复了一些,她这一推,力气不大,落在炎辰胸膛上软绵绵的,炎辰心中一紧,柔声道:“夫人脸红害羞的样子可真好看。”

十五蕊晃悠悠的站起身,背过来挡住桌子上的钗花,这是血夕送的,她不带在头上就算了,总不能如此丢在此处,要是被别人糟蹋了怎么好?最好还是将它收起来。

十五蕊便如此挡着炎辰的视线,悄悄的将花挪进空间戒指。

这一个小小的举动自然逃不过炎辰的感官,十五蕊如果当着他的面收这朵花他心里可能还会好受点,这样躲着他避着他,反而叫炎辰心里不舒坦,血夕送的钗花她都如此在意,看来他在她心中的地位不低。

他怎么能容忍十五蕊心里有别人!

哪怕是一丁点也不行。

炎辰忽然将十五蕊打横抱起,无数的青丝登时飞扬在空中,女子软绵的身体如棉花一般落在他的怀里,他低头吻了吻十五蕊的额头,走向床。

怎么都感觉有点不对劲,十五蕊开始挣扎起来,她才下床没多久,还没休息好呢,这是又要来?她可不干!都憋了好几天没出门了,怎么也得出去放放风!

“你放我下来,炎辰!”

“叫夫君!”

“我刚穿好的衣裳,刚梳好的头!一会又得重新来了!”

“恩,要不一会我帮你穿?”

“不行!”让你穿岂不是又得乱来?!

炎辰将十五蕊放到床上,圈她进怀里,“你说,你为什么要将那钗花收起来?”

十五蕊心虚的揪着她的领子,他连这都看到了?她觉得她做得够天衣无缝的......

“我吃醋了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十五蕊开始傻笑。

炎辰又将十五蕊往里挤了挤,“还是那句话,欺负了本少主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炎辰又加重了音,强调一下,“代价。”

十五蕊往里缩了缩,以前的代价不都是......

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?

“我,我身体不适......”

炎辰温柔的扒开十五蕊的衣衫,双目灼灼的盯着胸前的雪白,“蕊蕊,就一次,好不?”

这个色狼!十五蕊的手紧紧的攥着,脖子上一阵温热传来,她无奈道:“好,最后一次......”

西安治疗阴道炎费用
西宁治疗妇科
重庆包皮包茎治疗哪家好
友情链接
南昌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