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热点

透视村医在花都第952章别担心有我在搭配

2020-05-21 来源:

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52章 别担心,有我在

“啊?为啥?”孙其总营收为404.73亿元;净利润为177.42亿元。去年Q4财季尚美一脸不解,随后联想到什么,说道,“陈帆大哥,你放心的啦,虽然咱们孙家的腊八粥很贵,又被二叔掌控,但是想要喝一两碗,没有任何问题的。”

“很贵?”陈帆眉头一皱,眼里泛着别样光彩,“难道孙尚文熬的腊八粥,还用来卖的?”

“哼,当然。”

落伊芙见陈帆的问题很古怪,不由瞪大眼睛,虽然陈帆治好了她,但她觉得陈帆这种态度,大大将她心中的神粥给贬低了,“你不会以为腊八粥只是一但更多的人倒在了寻找神话的路上。为什么淘宝看似繁荣?碗粥吧,我告诉你,我们侉依族十年一大粥,一年一小粥,今年正是大粥年,熬的粥,能延年益寿,美容养颜,比市面的保健品可高档多了,很多人,想要买,还买不到呢。”

孙尚美这时叹息一声,“今年刚好轮到孙家煮粥,本来这件事我想来做,可二叔他联合其他家的人,包揽了煮粥的事,他将孙家的钱弄丢了很多,现在急于回本,现在族中很多人,根本就不相信我父亲是被二叔给间接害死的。”

“所以,借助今年的腊八节,他很有可能当上族长了?”陈帆似笑非笑。

“是的,对于一个家族来说,给家族带来利益的人,才适合当族长,而我……”孙尚美神色微暗,“我虽然有朱婶帮忙,在族中有一席之地,可……我太年轻了,没人会相信我的。”

“我相信你就行了。”陈帆很自然的将手搭拉在孙尚美的头顶,**着她的秀发,“我答应过要照顾你爸,就不会食言,尚武医馆虽然改成了陈氏医馆,但我依旧保留了你的一份分红,每年能分到的钱,不会比过去的少。”

“真……真的吗?”

孙尚美水灵灵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她和陈帆之间的情分,自然不会虚假客套,她父亲已经去世,想要在孙家立足,她必须有自己的经济来源。

“当然,小美,我说过,我会助你成为孙家的族长的,因为,你是最美的月神之女。”陈帆毫不掩饰对孙尚美的夸赞。

“谢谢。”

孙尚美感动之余,脸颊微微有些发红,她原本以为,在北京时那种亲近会因为时间变淡,可是并没有。

比如陈帆手按在她头上的动作,就让她的心,逐渐趋于平静。

有什么困难,是陈帆解决不了的呢。

在她心中,陈帆是无所不能的。

但是一旁的落伊芙,却将信将疑,她承认陈帆的医术很厉害,但是,家族之争,一个外人,能做什么?最复杂的是,涉及的恩怨,是上一辈,况且,孙家历代的武医之争,根深蒂固。

“小美……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孙家再说吧,避一阵子……毕竟隐门的那两个老家伙很……很色……我怕……”落伊芙贝齿轻咬,下面的话不言而喻。

孙尚美却噗哧一笑。

“伊芙,你放心好啦,有陈帆大哥在,没事的。”

“你就这么相信她?”

落伊芙皱着眉头,那可是隐门啊,世俗难以抗衡的存在。

“嗯。”

孙尚美点头。

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,只见朱婶一脸担忧的走进来,“小美,出事了,咱们快点离……嗯?落小姐,陈……陈先生?你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朱婶目光在落伊芙身上一扫而过,聚焦在陈帆身上,一脸的惊讶,又带着些许期待。

“呃……原来朱婶也在孙家,叫我小帆就好。”

陈帆当然不会忘记眼前的女人,一个曾经深爱着孙尚武的女人。

采集要有方法

朱婶点点头,依旧保持对陈帆的尊称,“陈先生,你来的正好,孙家出了点乱子,快带着小美出去避一避,落小姐,你也快回去,你不应该待在孙家。”

“朱婶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孙尚美见一向镇定的朱婶很是慌张,心里也有些忐忑,陈帆的到来,只是让她有心理上的安全感,可孙家的事,太复杂,很多事,只能她去面对。

朱婶略微定了定神,脸上露出讥讽之色,“大事,孙尚文那家伙引狼入室,熬的八宝粥被阴山宗的那个傻大个给打翻,几千斤粥撒了不说,几十家人准备的药材,全被他给吞了,听说孙尚文在吐血……嘿,最好能气死。”

“啊?”

孙尚美一脸难以置信。

落伊芙同样惊呆。

朱婶接着道:“小美,那个傻大个简直是个大恶魔,那道几千斤的铁门,被他给生生扯出一个窟窿,守门的两个力士,一个当场死亡,一个生死不知,这种怪物,一旦发狂,后果难以预料,还是先……”

“等一下,朱婶,你说……守门的人,一死一伤?”落伊芙娇躯一颤,面色一白,“我哥……我哥就在守门……”

落伊芙眼里泪珠打转,一咬牙,向外面蹿去。

“伊芙。”

孙尚美快步上前,想要阻止。

“小美,别拦着我,他是我哥啊……我唯一的亲哥。”

落伊芙情绪激动,孙尚美手伸在门口,不知道该不该拦住。

“别急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陈帆的声音在孙尚美身后响起。

“过去?”

朱婶脸上露出担忧之色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陈帆摆了摆手,“朱婶放心,有我在,不会有事。”

“陈先生,孙尚文请来的人,可不是东瀛那些武士可以比拟的。”朱婶善意地提醒。

“放心,我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陈帆屈指一弹,无声无息,雕花窗上的一张蜘蛛,上面的一只飞虫掉落在地上。

朱婶露出一抹凝重,讪讪地道:“原来陈先生同样是方外之人……”

“呵呵,朱婶,我就是一个俗人,听说你煮的馄饨不错,有空一定给我煮一碗。”陈帆说完,拍着孙尚美的肩膀,向外面走去。

“好……好。”朱婶站在原地,目光重新燃起了希望,“尚武啊……你所托的人,或许真的靠得住。”

落伊芙因为担心她哥,走得很急,奔跑在最前面,孙尚美紧紧的跟上,陈帆则不急不慢的保持着距离,抛开落伊芙担忧她哥这件事之外,他其实很感兴趣的是,现在孙尚文是何种表情。

(本章完)

心绞痛患者能吃中药通心络吗
洛阳治疗妇科费用
脑动脉轻度硬化
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
六安好的白癜风医院
什么病做心脏搭桥
友情链接
南昌旅游网